大概是前面的替身情人的梗的GG篇:GGPG【 别问我在写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盖勒特格林德沃认识了一个很奇怪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第一次看见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时候眼中满是怜悯。像是看着一个一无所有的可怜人。

盖勒特格林德沃很奇怪的看着女孩,别人都让盖勒特离那个孩子远点,因为那个孩子是个疯子。

“先生,您是一个可以站在世界之巅的人。”女孩开口说道。

盖勒特觉得这个女孩子说的挺好,自己很喜欢,但是前提是没有后话的话。

“你会遇见两个人,一个你爱的,一个爱你的,你爱的人和你意见不合最后你们会分开,之后你会遇见爱你的人,那个人可以为你奉献一切然后伪你爱的人去死。请看清自己的心,别让自己后悔。”女孩子说道,说完就离开了。盖勒特随后便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他离开了德国,到了英国认识了邓布利多,和邓布利多从相识相知到最后的相爱,盖勒特甚至认为自己可以在邓布利多身边安定下来。但是盖勒特还是离开了,两个人意见不合。

盖勒特离开了英国回到了德国,当盖勒特建立了圣徒之后整个欧洲都陷入了戒备状态。但是盖勒特不久之后认识了刚毕业不久的帕西瓦尔·格雷夫斯,一个刚毕业对于前路十分迷惘的孩子成了盖勒特了解美国魔法部的桥梁。

不得不说,盖勒特和帕西瓦尔相处的非常愉快。当帕西瓦尔知道盖勒特的身份之后也没有表现出抗拒和想离开,帕西瓦尔不说,盖勒特也就当没看见帕西瓦尔眼中的爱慕。

盖勒特带着帕西瓦尔去了很多地方,包括自己和邓布利多提到的一片森林。盖勒特的眼中全是怀念,但是怀念的却是当年和他在一起的邓布利多,盖勒特跟帕西瓦尔说了很多,有关于盖勒特前些年在各地游历的事情,有关于魔法的事情,但是却没有任何提起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意思。

在帕西瓦尔在德国的这段时间,盖勒特教会了帕西瓦尔很多陌生的攻击和防御咒语。盖勒特在一次醉酒之后将帕西瓦尔带上了床。

但是帕西瓦尔还是回到了美国,在美国的魔法国会魔法安全部当了一名小小的傲罗。

盖勒特知道帕西瓦尔回去只是当了一个傲罗之后只是简单的感叹了一下即使是自己欣赏的孩子也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盖勒特对于没魔法界的捆绑与束缚加深了厌恶。

让盖勒特感到惊讶的是帕西瓦尔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当上了魔法安全部的部长,盖勒特甚至有一种我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盖勒特去了美国,但是盖勒特本人根据最后的离开美国时候的感想,盖勒特只能说他和美国有仇,而且是血海深仇。

盖勒特刚下船通过了复杂的检查之后寻思去找帕西瓦尔,在一条小巷子找到了跟人谈话的帕西瓦尔,在和帕西瓦尔谈话的男孩离开之后,盖勒特小心的摸过去准备偷袭帕西瓦尔,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有靠近帕西瓦尔却被默默然偷袭了。

“what the fuck!”本来想和自己的小床伴玩个小情趣的第一人黑魔王被默默然撂倒了,反而让自己的小床伴救了。

盖勒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帕西瓦尔的卧室,帕西瓦尔趴在床边睡着了。

盖勒特小心的将帕西瓦尔拉上床,多做不轻,但是盖勒特发现帕西瓦尔没有醒,盖勒特不知道帕西瓦尔是太累了,还是警觉性太低,但是盖勒特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全部不见了。

盖勒特有点不敢相信,因为盖勒特自认为自己伤的不轻,而且盖勒特知道帕西瓦尔不会请医生来看他的伤,但是盖勒特想了想既然帕西瓦尔是12傲罗的后代应该有自己的治疗魔法吧。

盖勒特觉得自己饿了所以离开房间为自己准备了吃的,直到盖勒特再次回到房间发现帕西瓦尔还没有醒才发现了帕西瓦尔异样。

盖勒特解开帕西瓦尔的外衣,帕西瓦尔身上的伤口只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甚至都没有用最简单的愈合咒。

盖勒特不知道该吐槽帕西瓦尔太忙还是该吐槽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盖勒特看着外面的天简单的伪帕西瓦尔处理了伤口。

帕西瓦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帕西瓦尔艰难的撑起身体,“你干什么去?”盖勒特扶起帕西瓦尔的身体说道。

“该上班了,我…”帕西瓦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狠狠的摔在了床上。

“我替你去。”盖勒特说道,“不过我需要你的记忆。”

“…好。”帕西瓦尔说道。

“摄魂取念。”盖勒特看着帕西瓦尔的眼睛开始读取帕西瓦尔的记忆。

之后的日子就是帕西瓦尔在养伤,盖勒特替帕西瓦尔去安全部上班。

但是好事不长,盖勒特的计划失败了,被安全部的人抓住了。

安全部的人审问,没有审问出一点有用的东西,不过让盖勒特安心的是,安全部没有怀疑上帕西瓦尔。

在盖勒特待在安全部监狱的第三周,盖勒特被帕西瓦尔带走了。

在帕西瓦尔的家里没有多久就被帕西瓦尔送回德国了。

之后盖勒特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帕西瓦尔,盖勒特认为美国帕西瓦尔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事情发展成那样美国安全部还没有怀疑到帕西瓦尔身上,只能说明美国安全部的智商不够和盖勒特一起“玩耍”。

事实证明美国的棋子彻底被废弃了。

盖勒特带领圣徒在欧洲开始了侵略,直到有一天盖勒特又遇见了那个女孩,女孩子一点都没有变化,眼中透着怜悯,穿着一件宽大的斗篷,安静的坐在窗边的椅子上。

“是你?”盖勒特思考了一秒,想起来了这个特殊的女孩子。

“我只是来问问,您看清自己的心了吗?”女孩子看着盖勒特说道。

“心?我以为我看的很清楚,我很了解自己想要什么。”盖勒特看着女孩子笑道。

“但愿您不会后悔。”女孩子看着盖勒特之后离开,化成一阵黑色的雾。

“默然者?”盖勒特看着女孩离开的方向认真的考虑。

那一场侵略的结局是盖勒特和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决斗。

只是没有让盖勒特想到的是在决斗之前见到了PercivalGraves。

“你怎么来了?”盖勒特看着帕西瓦尔表示惊讶,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他了,盖勒特甚至以为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在这样长的时间的洗礼下也应该什么都不剩下了 。

“为什么和邓布利多决斗?如果不决斗的话光靠圣徒也足够有实力平复欧洲。”珀西瓦尔没有回答盖勒特的话反而问到。

“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了。”盖勒特冷漠的看着珀西瓦尔说道。

“累了?想休息?盖勒特,这不像你。”珀西瓦尔看着冷漠的盖勒特问道。

“我只是厌倦了,厌倦了争斗,厌倦了权势,我现在甘于平静。”盖勒特笑着晃了晃手里的书说道,“格雷夫斯,你不会厌倦吗?”

帕西瓦尔第一次没有回答盖勒特的话转身离开了,盖勒特第一次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可能真的到此结束了。

决斗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盖勒特·格林德沃输给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那一天的审判,盖勒特看见了坐在听证席的帕西瓦尔。

“盯着他,所有的行动都要告诉我。”这是圣徒转入地下之后盖勒特为数不多的给圣徒的命令。

圣徒接到指令之后开始了行动。

不久之后盖勒特就收到了帕西瓦尔在收集关于邓布利多的消息,无论是公开的消息还是私下的消息,关于这个消息传到盖勒特这里的时候盖勒特第一次感觉到了心慌。

“让Percival·Graves来见我。”盖勒特说道。

帕西瓦尔来见盖勒特的时候盖勒特在看书,没有看帕西瓦尔一眼,到底是一颗废掉的棋子,何必多分心给他?盖勒特想着说道:“为什么收集阿不思的资料?”

“中国有句古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收集他的…”珀西瓦尔的话还没有说完,盖勒特感觉到,莫名的愤怒,明明是一颗听话的棋子,明明自己都已经下了命令不允许找阿尔麻烦为什么他突然这么不听话?

“我说过了,所有人不允许找阿不思邓布利多蝶舞麻烦!珀西瓦尔·格雷夫斯这个所有人包括你。”盖勒特站在珀西瓦尔面前冷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珀西瓦尔,抬脚踩在珀西瓦尔拿魔杖的手狠狠地碾压下去,说道,“你和所有圣徒一样,不要以为和我上过床就是特殊的,珀西瓦尔·格雷夫斯,我以为你很聪明,不用我提点这些事,如果我发现你再这样那可不是現在这样了懂吗?”

“是。”珀西瓦尔回答道。

“現在滚出我的视线,我不想再见到你。”盖勒特挥了挥魔杖将珀西瓦尔丢出房间。

盖勒特不想知道最后帕西瓦尔怎么样了,甚至没有在关心过任何关于帕西瓦尔的事情。只是一直在通过那张空白的相片了解关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消息。

突然有一天,盖勒特在相框那边听见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盖勒特突然有些发蒙,已经太久没有听见帕西瓦尔的声音了,盖勒特第一反应是帕西瓦尔是去找邓布利多麻烦的,不过通过相框盖勒特了解了大概情况。

盖勒特将所有关于诅咒的书都翻出来,希望帮助阿尔解除诅咒,但是盖勒特找遍所有关于解咒的书籍之后都没有任何先关的消息,没有办法盖勒特只有找一些能帮助阿尔延缓诅咒的咒语,在众多书籍之中盖勒特找出一本“书”,也许说是“书”也不是很正确,那是一本写满了保护咒,治疗咒的一本手抄的笔记。

盖勒特看着笔记仔细的找了一下, 在笔记的最后一页找到了一个咒语,咒语是一个类似转移的咒语。

盖勒特抓着最后的希望联系了帕西瓦尔,那是盖勒特在将帕西瓦尔 赶出纽蒙迦德之后第一次主动联系帕西瓦尔,或者说这是盖勒特第一次主动联系帕西瓦尔。

在双面镜联系上的时候,盖勒特没有忽略帕西瓦尔眼中的惊喜,但是在改了它将事情和咒语告诉帕西瓦尔后,盖勒特第一次看见帕西瓦尔眼中的惊喜,变成了失望最后甚至没有了一点感觉,面对盖勒特,甚至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盖勒特第一次被人挂掉联系,要知道以前每次联系都是帕西瓦尔主动联系盖勒特,盖勒特先提出挂断的。

“…盖勒特格林德沃,你真自私。”这是帕西瓦尔对盖勒特说的最后一句话,盖勒特听着这句话感觉一点都不好,像是自己的生命中失去了什么。

盖勒特觉得自己度过了漫长的两天,如果帕西瓦尔不去找阿不思的话盖勒特一定会亲自去找上帕西瓦尔。

盖勒特冷静的听着两人施咒,看着找到的那本笔记。

“那是一个转移咒语,将所有的伤害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但是受伤程度会翻倍。没有人肯用这个魔法,这个魔法并没有失传,但是只有少数的贵族才知道这个咒语,听说这个咒语的发明人是美国的格雷夫斯家的第一任族长,那位族长为了救自己心爱的人,献出的是自己年轻的生命。”

盖勒特听着相框那边的解释,扯碎了手中的笔记,在盖勒特反应过来之后对着笔记施了一个恢复如初。

笔记被撕坏的地方重新变得完整,但是盖勒特却再也看不下去了。盖勒特合上笔记,将笔记丢到一边。

盖勒特伸出手拿起一边的双面镜联系帕西瓦尔,没有回应,拿出圣徒的项链联系帕西瓦尔,也没有一点回应,这时候盖勒特才发现自己除了双面镜和项链没有第三种方法联系帕西瓦尔,甚至帕西瓦尔家里有什么人 都不是很清楚。

盖勒特最后还是离开了纽蒙迦德去了美国格雷夫斯庄园。

在格雷夫斯庄园,盖勒特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盖勒特去了格雷夫斯夫人说的地方,帕西瓦尔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腿上摊着一本书。

盖勒特看着坐在角落里的帕西瓦尔,用召唤咒召唤来一本书,坐在帕西瓦尔身边,将书摊开放在腿上。

“你也喜欢在这里看书吗?”帕西瓦尔侧头看向盖勒特突然问道。

“…不,只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看书。”盖勒特看着帕西瓦尔说道。

“这样啊。”帕西瓦尔将目光重新放在腿上的书上。

两个人安静的看着书,那个地方的唯一的声音就是两人看完之后翻页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帕西瓦尔不再将自己手中的书翻到下一页,反而安静的环抱着自己的腿,侧头看着盖勒特,墨色的半长发挡住帕西瓦尔的脸颊。

“我困了。”帕西瓦尔看着盖勒特突然说道。

盖勒特什么也没说只是将帕西瓦尔揽进怀里,帕西瓦尔被盖勒特揽进怀里合上双眼。

盖勒特感觉自己怀里的人的呼吸变缓,最后到停止。

——————————END

这回真的完结了,真的跑题了,别问我为什么跑题,我写什么都跑题,就这样了,真的没有后文了。

评论(9)
热度(30)
 
 
 
 
 
 
 
 
 
© 耶梦加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