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六乘以二的肉票与复仇者

赫尔珈r:

      “哥哥,”大街上,棕色鬈发、面容娇嫩的小男孩拉着蜘蛛侠的制服,仰着头,用柔软的童音说,“我饿。”


       蜘蛛侠抱头蹲下,不断尖叫:“啊啊啊啊啊不行!他是托尼·斯塔克,他是老板,他是钢铁侠!不能揉不能揉再可爱也不能揉!”


      “……”托尼抿着嘴,既害怕又委屈。他泫然欲泣地转向旁边男孩,这个男孩有一头淡金色的头发,瘦瘦小小,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个子比托尼还矮一点。他拉着托尼的手,小声说:“你不要害怕。”


       托尼眨了眨眼睛,一片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很快化成水珠,他揉了一下眼睛,说,“我不害怕,史蒂夫,他怎么了?”


       史蒂夫·罗杰斯谨慎地看着已经陷入癫狂的紧身蜘蛛怪人,犹豫道:“他……被我们吓到了吧。”他两分钟前才交换了姓名的新朋友抿紧了嘴唇,良久,才气鼓鼓地说:“不怪我呀,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忽然就到了这里,刚刚我还在商场里和贾维斯挑礼物。”他跺了跺脚,往手上哈了一口气。“这里好冷。”


       史蒂夫点点头,他嗓子很痒,想忍住,但还是咳了起来。真的太冷了,他和托尼一样是忽然出现在这里的,他本来正在家中等着妈妈下班,她答应了会做一顿美味的晚餐。而这个诡异的地方,周围都是令人畏惧的高大建筑。一个穿着紧身服胸前画着一只大蜘蛛的怪人说这里是纽约——他才不相信纽约有这样的地方呢,怪人还说说他们变成这样是因为中了魔法。真奇怪,他担心地左看右看,生怕自己家的房子也像《绿野仙踪》里那样被风吹跑了,那妈妈不就没地方可住了吗?


       “噢噢噢,对不起,队长,我忘了你还穿着短袖,这是二十年代的流行款式吗?呃,我猜你正在过夏天,不过,别担心,你们的纽约好邻居蜘蛛侠这就送你们回家!”


       “你知道我住在哪里吗?”史蒂夫满怀希望地问。


        蜘蛛侠挠挠头,“说真的……我听说你在内战结束之后一直没有回到复仇者大厦……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必须把你们一起送到复仇者那儿,真希望我的通讯器没有坏掉,啊!有了!”


       他捡起掉在地上的两张复仇者领袖的卡片,开心的呼叫了复仇者联盟。


 


       “这真是太神奇了。”托尔兴高采烈地说。


       他得到了众人的一致怒视。


       “我跟着他们追着最后两个外星人追到了那条偏僻的街上,”小蜘蛛对着手指说,蜘蛛面具上的眼睛被他瞪得极大,占据了半张脸,看起来又无辜又惹人怜,“然后,我看见他们被绿光包围了,等我把坏蛋绑起来之后,他们两个已经变成了这副样子。”


       “真像是托尼会遇到的事,不过队长竟然也中招了?”娜塔莎说,“斯特兰奇医生,这是你的专业。”


       斯蒂芬早就把两个孩子检查了一遍,他摊开手,说:“只是一个简单的减龄魔法,敌人可能是想把他俩缩小到不存在,但是中途被蜘蛛侠打断了。既然法术没有进行到底,那就是失败的。二十四小时之内,残余效果会过去,他们的盔甲和盾牌也会重新出现。”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如果他们现在只有六岁的智商和记忆,我建议不要提到他们是被缩小了的事情,容易造成恐慌。”布鲁斯说。


       “这个我同意。”克林特说,“还有什么样的残忍比得上让两个孩子得知他们已经年过五十?”


       “讲道理,有一个是过了百岁。”


 


       史蒂夫和托尼并排坐在沙发上,每人面前都摆着一大堆零食和果汁,所有的东西都是旺达用能力从厨房里移动过来的,这更坚定了史蒂夫他不在正常世界的念头。托尼用手把脸整个捂住,透过指缝警惕地提防着娜塔莎,因为她总是捏他的脸。


       “二十四小时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吗?”听完布鲁斯的解释,托尼歪着头问。


       “对。”娜塔莎说。


       托尼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我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吗?”他放下手,很紧张地看着大人们,“我可以给贾维斯打个电话……他会劝我父亲多付一些赎金,把史蒂夫也放回家,可以吗?”


       史蒂夫惊讶地回头看着他,复仇者们张大了嘴巴。


       “什——什么,我们可不是绑匪。”克林特说。


       托尼沉默地从每个人身上看过去,他琥珀色的眼睛在孩子的脸上显得更圆更大。


       “你们不是第一个想这么干的。”托尼低声说。


 


       在布鲁斯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托尼和史蒂夫终于接受了“他们被卷入了时光隧道,来到了未来世界,未来战警们正抓紧时间修复时光隧道,明天才能送他们回家”的说法。


       令人惊讶的是,史蒂夫的接受速度比托尼快多了,从头到尾,他就自作主张地将这件怪事简化成了一个词:“魔法”。


       “这个世界上没有魔法,史蒂夫。”托尼说,“这是科学。”


       斯蒂芬面无表情地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建立了一个传送法阵,他一只脚跨进去,只余下半截身子在外面,道:“等他们变回……回家之后通知我,我会再来搞一个检查。”


       “你看,在这里,魔法是存在的。”史蒂夫认真地说。


       “……这只是我还没有搞懂的科学。”托尼坚持。“等我长大了就搞懂了。”


       “但是你并没有。”克林特咕哝着。


 


       如果没有权限阻拦的话,复仇者大厦是个挺有趣的游乐场。得知没有其他任务之后,小蜘蛛回家陪梅姨,旺达和幻视溜走去约会,斯考特看女儿顺便向前妻献殷勤,山姆去医院看望罗德,复仇者大厦里剩下的都是初代元老。托尼和史蒂夫手牵着手,在娜塔莎、克林特、布鲁斯以及托尔的带领下参观了生活区、训练区,还有托尼的工作室。虽然大人们很有默契地没有踏入托尼的私人秘密领地,但是也没有阻止星期五为自家boss打开工作室的大门——说真的,如果他们搞坏了工作室里的什么东西,那也是托尼自己搞坏的,与他们无关,不是吗?


 


       “那么,这个……AI,”史蒂夫老是搞不清星期五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费了很大劲儿才(假装)理解了她的存在,“为什么管托尼叫‘少爷’,却管我叫罗杰斯先生呢?”


       “我知道,因为我很值钱啊。”托尼理所应当地说,“我爸爸会付赎金。”


       “到底要我们说多少次,你们没有被绑架!”布鲁斯有点崩溃。


       托尼做了个鬼脸,“但是它为什么叫星期五呢。”他仰着头问,“这个名字真奇怪,是不是?”


       “难道不是因为星期六就可以休息了,所以星期五代表着开心吗?”克林特小声嘀咕。


       “我知道,因为《鲁滨逊漂流记》,”史蒂夫默默地看了大人们一眼,他很有礼貌,不会说出“你们有没有好好读过书”这类的话,“星期五是鲁滨逊在孤岛上唯一的仆人和朋友。”


       “呀。”托尼瞪大了眼睛,说,“那不是很可怜?”他仰起头问,“你是这座大厦主人唯一的朋友吗?”


       星期五沉默了一会儿,“我的老板有很多朋友。他爱他们。但是有的时候,是的,他只有我。”


       托尼看起来有点为这个人难过,史蒂夫想了半天,郑重道:“星期五是个很棒朋友。”


       “你是个很棒的朋友吗?”托尼急忙又问。


       “我的老板有很多朋友。”星期五重复道,“但是,是的,我是最棒的。”


       复仇者们发出一致抗议的“嘘”声。


 


       “这是什么?”史蒂夫忽然开口,他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呼吸急促起来,“它怎么了?”


       一副盔甲歪斜地靠在墙上,破破烂烂,胸前的裂缝触目惊心。


       “它是Mark46,它被损坏了,老板重新制造了Mark47,因此没有修复它。我偶尔会给它补充一点能量。”


       托尼倒抽了一口气。“这是机器人!”


       “钢铁侠盔甲。”星期五纠正道,“里面是空的。”


       两个孩子围绕着它转了好几圈,啧啧称奇。复仇者们有些不安,孩子们当然感觉不到这幅场景有多么讽刺。


       托尼从钢铁侠盔甲的屁股底下扒拉出一个黑色的小玩意。


       “这是什么?”托尼举起来给娜塔莎看。


       “一个……旧手机?”娜塔莎奇怪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么老旧的款式?”


       “大概是他做什么东西的时候落在那里的吧。”布鲁斯说。


       “手机,”托尼重复了一遍,“民用移动通讯电话?”


       “……对。”


       “能借我玩吗?”托尼恳求道。


       “……好啊。”娜塔莎含笑道,“我可以教你怎么用。”


       “我爸爸给我看过概念图,我知道怎么玩。”托尼回答。


       试图教导一个科技天才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哪怕这个天才只有六岁也不行。复仇者们心照不宣地点点头。


 


       就在托尼为了搜集其他好玩的东西开始爬上工作台,史蒂夫在下面紧张地张开手臂怕他掉下来的时候,刺耳的铃声在大厦中响起。星期五语速很快:“警报!纽约遭到空袭!”


        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级警备。


       “我们不能全都出去,留一个人照看他们两个。”布鲁斯说。


       “让克林特留下,他养过三个孩子。”


       “不——死也不——”克林特大声喊。


       娜塔莎给两个孩子一人塞了一只耳机,单膝跪下拥抱了他们两个。


       “保持联系好吗?我们很快回来。像史蒂夫一样当个好孩子,托尼。”


 


       托尼跳下工作台,和史蒂夫望着三秒钟之内忽然变得空荡荡的大楼面面相觑。


       “……不会吧?真的就把两个小孩子单独丢在家里吗?”托尼一边把耳机往里塞了塞一边抱怨道,“而且,我哪里不是好孩子?”


       “我妈妈上班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在家的。”史蒂夫说。


       “你怎么这么乖。”托尼说,“你爸爸呢?”


       “他去世了。”史蒂夫轻声说。


       托尼“啊”了一声。


       “我爸爸总是不回家,”他低着头摆弄手机,试图找到开机的办法。“我讨厌他。”


       史蒂夫看着他,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是说,在我的世界,今天是4月26日我的生日,他也没有回来。”


       史蒂夫伸着胳膊把他抱住了。“生日快乐。”他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我讨厌不回家的人。”他的目光越过史蒂夫的肩膀,看见了被自己按开的收件箱。最新的一条短信,显示为“已读”,短信上写着:


       “我不能再回到复仇者大厦,即使那里对我来说意味着‘家’。这对你不公平。”


       他轻轻重复了一遍,“我讨厌不回家的人。”


 


       耳机里传来娜塔莎的叹息声:“别抱怨了。我们很快就回家,好吗?鹰眼!注意左边!”


       托尼撅起了嘴。“我才不在乎呢,这座怪楼又不是我的家。”


       “我盯着它们呢,黑寡妇。红女巫和幻视跑到哪儿去了?”


       “他们在两条街后面,马上赶到。嘿,让两个孩子听着我们的战斗通讯没问题吗?”猎鹰问。


       “星期五,把我们的声音屏蔽了,只要我们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就行。”黑寡妇指示道。


       托尼和史蒂夫一起抗议了起来。但是星期五的行动很快,在她屏蔽信号之前,耳机里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呼吸。托尼和史蒂夫没有听到接下来蜘蛛侠的尖叫,“我在复仇者大厦旁边!有三只怪物从三个方向过来了,我只能拦住一个!它们要冲进大楼了!”


 


       “少爷,”星期五的声音急促,“复仇者大厦即将遭到攻击,请您和罗杰斯先生立刻藏起来。”


       托尼愣了一下,史蒂夫拉着他的手,急道:“快跑!”


 


       如果你被卷到一个魔法世界,难免会遇到一些不得不拔腿狂奔的事情。史蒂夫比较希望来的不是飞猴。


       ……钢铁飞猴也不行。他瞥了一眼正朝着窗户撞来的机器怪物,拉着托尼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我们去哪里?”托尼跑得有点踉踉跄跄。


       “生活区不在这次飞机坠落的波及范围内。请跟着我的指示走。”星期五说。


       “那边有好多房间,还有好多柜子,我们找一个柜子藏起来。”史蒂夫说,他开始觉得喘不过气了。


       他们跑到了最大的那间卧室,星期五替他们打开了门。史蒂夫把托尼推进衣柜里,自己跟着钻了进去。衣柜非常大,托尼想往里挪一点,给他让个位置,结果却越挪越深,最后撞到了一扇门。


       两个孩子对视了一眼。


       “史蒂夫,”托尼犹豫道,“你读过《狮子,女巫和魔衣柜》吗?”


       “……没有。”史蒂夫小声说,“那是什么?”


       “是一本讲几个小孩子从衣柜里穿越到魔法世界的故事。”


       “我们已经在魔法世界了。”


       “……那是个更……更魔法的魔法世界。有会说话的狮子什么的。”


       “……《绿野仙踪》?”


       “不是!”托尼放弃了与他沟通,转而仰起头问,“……星期五,我能打开这扇门吗?”


       “可以,少爷。顺便说一下,我确定里面没有狮子或者女巫。”


       楼上传来了令人恐怖的撞击声。两个孩子毫不迟疑地推开了门,钻了过去。


 


       不幸的是,从门里穿越过去之后还是房间,他俩因为晃动的大楼头晕目眩了好长时间。史蒂夫环视一圈,基本上可以确定还在原来的世界。“这间比刚刚那间干净很多。”


       “你的意思是这间屋子比那间少很多东西。”托尼纠正道,床上堆着几件刚换下来的常服,可见主人走的匆忙。


       “这些衣服是屋子的主人今天上午来复仇者大厦时,听到警报后换下来的。就在你们……穿越过来之前。”星期五解释道。


       “这是他的房间,但是他却不住在这里吗?”史蒂夫问。


       星期五微妙地停顿了一下。“是。”


       托尼下意识握紧了口袋里的手机,然后他就看见这堆衣服底下也埋着一个手机,和他手上的一模一样。


       他伸手去够。


       “托尼,不行,不能随便翻别人的东西。”史蒂夫急忙阻止他。


       “可是我觉得这里的人一点都不在乎我们翻东西。是不是,星期五?”托尼仰着头喊,他已经发现了,AI管家特别喜欢他,不管他问什么都会得到赞同的答复。


       星期五回答:“不行,少爷。除非罗杰斯先生同意。”


       托尼眨了眨眼。


       “为什么我同意了就可以?”史蒂夫奇怪地问。


       “抱歉,这里规定就是这样的。少爷可以决定是否拿走工作室的东西,您可以决定是否拿走这间屋子的东西。”


       “史蒂夫!快点同意,”托尼恳求道,“史-蒂-夫!”


       史蒂夫小大人似的叹着气,皱着眉,看着托尼,终于点了点头。


 


       大楼里传来了第二次撞击声,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剧烈。


       托尼把手机丢到史蒂夫的怀里,堵着耳朵大声问:“我们能不能离开这栋楼,要塌了!”


       “稍安勿躁,少爷,恐怕外面并不安全,而且这栋大楼经过严格反恐测试,不会轻易倒塌……兹……兹……抱歉,我的……兹……请不要……兹……”


       “星期五!”托尼惊恐地喊了一声。


       没有声音回答他了。


 


       这个房间的门是锁着的,想出去,必须通过衣柜回到之前的房间。两个孩子因为是否要离开衣柜到外面去而争执了一会儿,没等他们争论出结果,又一声爆炸声传来,这一次,距离他们非常近,楼上的天花板整个塌下来了一块,正好砸在柜子上,将他们埋在柜子里。


 


       托尼发出一声卡在嗓子里的“啊”,史蒂夫捂着他的嘴,他们并排靠在一起,屏住呼吸,倾听附近的声音。


       ……什么都没有。


       托尼拽下耳机,“喂喂”了几声,没有任何声音传过来。他失望又气恼地把它丢到一边,小声问:“史蒂夫,你害怕吗?”


       史蒂夫在黑暗中无声地握住了他的手,他张开嘴时发现自己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低咳了一声,才回答道:“我不怕。”


       托尼打开手机,用光照亮了这一小块地方。“我也不怕,不然,我给你讲故事吧?”


       史蒂夫望着他,点点头。


       托尼本来想给他讲《狮子,女巫和魔法柜》,但是他的牙齿一直在轻轻打颤,他长出了一口气,打开了手机的收信箱。


 


       ——这是我把手机寄给你的第三个月。你没有给我打电话,所以我想,我必须先开口说点什么。你的那位小朋友还好吗?我从电视上看到他了,希望他没有伤的太严重。PS:你让他加入复仇者联盟了吗?他成年了吗?—SR。


       托尼停下了,他扭过头去看史蒂夫,史蒂夫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绵长的呼吸在他耳边清晰可闻。托尼问:“读这个行吗?”


       史蒂夫点点头,嘴边露出一点点微笑。“只要你说话就行。”


       于是托尼一鼓作气点开第二条短信。


 


       ——我不是故意砸你的——你不能像今天这样自己一个人朝着那个怪物冲过去,我们可以帮忙……我想说的是,战斗结束后,罗斯没能追到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们现在在一个安全屋,猎鹰受了点轻伤,旺达受了点惊吓,不过他们会很快好起来的。也许你不想听到这个,但是我觉得你想听到。抱歉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可真够别扭的。”托尼评价道。


       史蒂夫叹了口气,“是啊,他们吵架了。”


       “分手了?”托尼猜测道。“这个S——就叫他S好了,听起来,好像和另外一些人离开了?”


       “恩——然后这个电话的主人——”


       “被留下了。”


       两个孩子很不舒服地往一起靠了一下。


       托尼继续往下念。


 


       ——你不能这么做!我假设我知道你在做什么,老天。你不能——你不能签了字之后这样明目张胆的反对它。我知道你一直是这样的人,我也不是什么遵守规范的典范。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劝说你。就是——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现在都没有人来追我们了,我就想知道他们查封斯塔克工业是不是真的——老天,你能不能——你从来就不肯听我——操!


       “他说脏话。”托尼撅起嘴。


       “这是不对的。”史蒂夫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好孩子不应该说脏话。”


       “就是。”


       他翻开下一条。


 


       ——巴基——原谅我提到他的名字——和我抓到了当初给他洗脑让他杀害……的主使者。他差点活活打死他,我把他拦住了,他扭过头来差点打死我,我真是——风水轮流转,你想笑就笑吧。我们没有执法权,但是你有,所以人归你了。我会写封信告诉你在哪找到他,也许我们能趁机谈谈。希望抓住一个九头蛇的余孽能对你有点帮助,至少搞清楚他们杀你父母的理由,你总能利用他做点什么。


       “这个人,他的爸爸妈妈都被杀死了吗?”史蒂夫轻声问。


       “……恩。”托尼想了很久,“……什么叫‘洗脑’?”


       史蒂夫摇摇头。


 


       第五条。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没有想到你的反应这么激烈,巴基的脑子没有问题,我的脸不是他打的,我们捣毁了一个九头蛇的地下基地,最后基地整个炸了……我只是看起来有点惨,但是我有血清,还记得吗?没两天就会好。猎鹰曾经劝我不要带着一身伤去见你——我只是,我就是,很想你。对不起。


 


       第六条。


       ——我收到了你寄给我的盾。我应该感谢你查到了我的住址却没有派人抓我。还有,恭喜你重新拿回了斯塔克工业。


 


       第七条。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失去幻视……你还好吗?旺达得到消息的时候整个失控了,我们不得不让她陷入沉睡。接受这件事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太艰难了。奇异博士来找过我,他说得对,灭霸已经收集到了六枚无限宝石……不团结我们就会失去更多的同伴。地球需要我们,而我不能独自承担这么沉重的责任。我需要你,也许明天我们都会死,但是今天我需要你。


 


       第八条。


       ——我们赢了。


 


       第九条。


       ——幻视回来的时候整个基地都沸腾了——虽然这里更像是废墟。旺达让我向你表达感谢,我真不知道怎么拒绝她,复仇者重建以来你没跟我说过一句工作之外的话,我只能给你发短信,但是你大概早就把手机扔到垃圾堆里了……我很想你,我知道你看不到,所以我才能告诉你……就算你每天都在我身边,我还是很想你。


 


       第十条。


       ——恭喜你退休了,我说了恭喜吗?不,我的意思是去你的。你自顾自的拿全部身家做了赌注,赌上了所有的一切来拯救地球……而他们把你叫做“失败者”,他们是怎么定义失败的?仅仅因为注册法案被取消了,而我们重新变成了复仇者?你是因为这个而退休吗?这不公平,唯一感到高兴大概只有媒体和政府。我们已经为他们分裂过一次了,为什么还要为他们分离第二次?


 


       第十一条。


       ——感谢你回心转意,赞美博士和托尔,我真想知道他们是用什么办法让你听话的。重新把斯塔克大厦拿出来当做复仇者们在基地修葺期间的落脚点实在是……有时候我不知道你经历过这么多之后是怎么让自己依旧这么慷慨的。你是把‘复仇者’的牌子重新挂上了吗?我看到克林特拿给我的照片了,我绝不会告诉你娜塔莎当时的表情多好看。她才没哭呢,我也没有。——即使你还是不肯和我说话,也不能让我不开心。


 


       第十二条。


       ——博士和娜塔莎都来劝我……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们解释。我不能再回到复仇者大厦,即使那里对我来说意味着“家”。这对你不公平。


 


       托尼往下翻了一下,这是最后一条短信。


       不知道什么时候史蒂夫已经坐起来了。他瞪着眼睛看着托尼。


       托尼也瞪着他。


       “这——这样是吵架吗?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吧?”


       史蒂夫忽然想起了之前托尼塞给他的那个手机,他低头摆弄着:“怎么打开它?”


       “我来,”托尼把手机打开,谢天谢地没有密码,但是收件箱里什么都没有。


       也许收到短信的那个人真的早就把手机扔在了破烂的盔甲底下,也许他真的一个字都没有看到。


       托尼重新翻了一遍自己手上的手机。


       “草稿箱里有封没有发出去的短信。”


       “写了什么?”史蒂夫急切地问。


       托尼盯着那行字,没有说话,他举起来给史蒂夫看。


 


       ——如果我不觉得不公平呢?


 


       史蒂夫半晌没有回应。


       “虽然他没有回过短信,但是他都看到了!他还写了回信,只是没有发送过去。”托尼紧紧地攥着手机。”


        “……大人们真奇怪。”史蒂夫说,他看起来忧郁极了。


       托尼不愿意看到他难过,他直接把草稿点击了“发送”。史蒂夫手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尖利铃声像是生怕他错过一样,响个没完。


       托尼拍拍手,像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他脸上的小得意出卖了他,“他们最后肯定会和好的,一会儿我们把捡到的手机都偷偷放回去——”


 


       “你们是不是有点太得意忘形了?”一个装腔作势的嗓门伴着忽然被拽飞的柜门出现,“我就知道我不可能听错有人说话的声音。”


       托尼抬起头,发出凄厉的尖叫,史蒂夫猛地往后缩了一下,心跳差点停止。


       红色的骷髅头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提着他们两个的领子,把他们拽了出来。


       他轻声说,“看我发现了什么,两个孩子。”


       身后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怪物们发出“咔哒咔哒”的怪笑声。


 


       “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名字。”


       托尼和史蒂夫最初待过的活动室已经变成了废墟,红骷髅坐在仅存的沙发上,让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腿上。两只手分别掐着他俩的后颈,因为两个小孩都在不停地挣扎。


       “你是个怪物!滚远点!”托尼大喊大叫道。


       “勇气可嘉。”红骷髅可怕的微笑着,他把两个孩子抱起来,站在玻璃已经破碎的落地窗前,风迎面吹来。他陶醉地闭上眼睛。


       “等我拿到斯塔克的技术,九头蛇统治世界的那一天就指日可待了!”


       托尼用尽全力踢了他一脚。“斯塔克才……”他忽然疑惑地闭上嘴。


       “而你,”红骷髅低头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把你从窗户里扔出去之后就不用知道了。”


       “不!”史蒂夫大喊了一声,他一口咬在红骷髅的手上,红骷髅一时不察,吃痛地松开了手。托尼趁机也从他手上挣脱了出来。


       红骷髅狂怒地喊了一声,他猛得举起正要去拉托尼的史蒂夫,将他整个朝窗户扔过去。


       “不——不——史蒂夫,不——”托尼尖叫着扑过去,“不要——”


       一只带着红色翅膀的大鸟从远处俯冲下来——在史蒂夫掉下去前将他抓住,然后沿着惯性冲进了窗户,红骷髅急忙拽着托尼往后退。


       “他还活着。”猎鹰对托尼大声说,把史蒂夫放在地上——史蒂夫确实还活着,他坐起来,脸憋得通红,整个人都晕乎乎地,望着猎鹰震惊地喊了一声“飞猴”。猎鹰差点没有绷住自己的表情,他转向红骷髅,愤怒的地指责:“——我真没想到你已经无耻到对六岁孩子下手了。”


       红骷髅没有理他,他把托尼提溜到眼前,厉声问:


       “你叫他什么?史蒂夫?那你叫什么名字?托尼·斯塔克吗?”


       托尼呆呆地看着他,愣住了。


 


        “把孩子放下,红骷髅。”黑寡妇从暗处走出来,手中的匕首指着红骷髅,“星期五已经恢复正常了,你派去下载资料的人也被我们抓住了,你不该以为我们刚刚经历过一场外星大战就会放松警惕。”


       “对,把铁……把小宝宝还回来,我可以不揍你。”鹰眼在她身后摆弄着箭尖。“不然我就在你身上射上十七八个洞。”


       雷神从天而降,打烂了最后一片完好的天花板:“吾友!我来救你了!”


       浩克发出愤怒的咆哮,蜘蛛侠荡在墙壁的边缘,红女巫和幻视都盯紧了红骷髅。


       “别逗我发笑了!”红骷髅厉声说,他晃着托尼的脖子,“现在,立刻放下武器!不然我就掐死他!”


       周围的九头蛇士兵们全都端起了枪。


       复仇者们互相对视了一下。他们没有把握在不伤害孩子的前提下制服红骷髅。黑寡妇慢慢地收起匕首,鹰眼放下弓箭,雷神垂下锤子。


       蚁人一脚踢在红骷髅的下巴上。


       “托尼!”


       又被摔了一次的孩子抹了一把脸,立刻爬起来朝复仇者们跑去。红骷髅狂吼一声,朝着他射了一枪。红色的盔甲从天而降,虽然胸口破破烂烂,但是却以势不可挡地姿势横在红骷髅和托尼之间,把子弹弹开。


       “星期五!”托尼惊喜地叫到。


       “我是最棒的。”星期五自豪地说。


       失去了肉票的九头蛇和复仇者们打成一团,红骷髅正要逃走,史蒂夫抱着一个花瓶爬上了柜子,用尽全力把他砸向了红骷髅的脑袋。


       红骷髅“嗷”了一声,他转过头来,又托尼丢出来的钢铁侠面甲砸在脸上。


       浩克咆哮着把他的脑袋按进了地板。


 


       等神盾局派来飞机把红骷髅带走之后,复仇者们不得不悲催地留下来打扫战场。


       “等铁罐回来,看到他的大厦变成这幅样子,他会说什么?”克林特问。


       “不如先让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他的柜子里有个门吧。”布鲁斯一边听着音乐安抚自己的情绪,一边无力地笑了笑。


       山姆摇头道:“不敢相信,他们两个在内战之前就搞在一起了吗?”


       娜塔莎撩了一下头发。“是啊,内战的时候他们还互相发短信呢,如果把这件事卖给八卦小报,我能赚多少钱?”


       “八卦小报也不会相信吧?!而且,讲道理,短信都是队长一个人发的。”


       “讲道理,最后一条是托尼自己发的。”


       “讲道理,只有我一个人一边听斯塔克先生念情书一边打坏蛋差点被干掉吗?”蜘蛛侠捂着耳朵说。


 


       幻视抱着托尼和史蒂夫,一起看着旺达把两个手机分别放回两个相邻的卧室。


       “他们会和好吗?”托尼不安地问。


       旺达走过来亲吻他的脸颊。“一定会的。我们以前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和好,现在知道了,我们都会帮忙的。”


       托尼“嗯”了一声。旺达轻轻摸着史蒂夫的头发。“你还难受吗?”


       史蒂夫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这里尘土太多了,对你的气管不好。”


       “这里很漂亮。”史蒂夫鼓起勇气说。


       “明天我们必须回家吗?”托尼问。


       旺达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不想回家吗?”


       “我想贾维斯。”托尼声音软软地说,“他一定很担心。”


       幻视沉默着,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虽然托尼口中的贾维斯不是他知道的那个贾维斯。


       “你的父母也会担心的。”旺达说。


       托尼气鼓鼓地,“妈妈会,爸爸……”


       “他也会的。”


       托尼想了半天,“如果独立日他回家的话,我就原谅他。”又过了一会儿,“圣诞节也行。情人节也行。不然……到我下次生日也行。”


 


FIN


 


彩蛋一:


       “所以托尼六岁那年,霍华德最后回家了吗?”旺达问。


       “回了,但是托尼当时在寄宿学校,他没有见到他。”娜塔莎翻着资料说。


       “混蛋。”


 


彩蛋二:


       “我不想去寄宿学校。”托尼趴在史蒂夫的耳边小声说,“但是爸爸说我过了六岁生日就要去。”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要是贾维斯能陪着我去就好了。”


       史蒂夫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伸出胳膊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然后用那双忧郁的蓝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寄宿学校确实很可怕。幸运的是,你不用真的再经历一遍。”布鲁斯低声说,“明天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彩蛋三:


        托尼和史蒂夫并排躺在大厦唯一完好的房间内唯一的一张双人床上。


       “真的吗?你生活在1926年,今天也是你的生日?”


       史蒂夫点点头。


       托尼咬起了嘴唇,“那我们之间差了整整五十年,你不是要等五十年才能见到我?我见到你的时候,你不就是五十六岁?”


       他的眼圈红了,史蒂夫看起来也马上就要哭了。


       “我求求你们睡觉吧,我要困死了。”克林特捏着手上的童话书,欲哭无泪,“我保证你们明天还能看见对方,好吗?”


       托尼“啊”了一声,转过头问,“为什么?”


       “因为……”克林特手一挥,“你看,大楼毁了,我们一时半会腾不出人手去修理时空隧道,所以你们还得在这儿待几天。”


       托尼欢呼了一声,史蒂夫犹豫着:“我妈妈……”


       “我们会把你们送回你们来的那个时间,你妈妈不会知道你离开过。”


       史蒂夫的眼中泛起了光彩。


       托尼推了推他,兴高采烈地说,“快起来,我们马上开个睡衣派对庆祝一下。”


       “闭上眼睛——立刻睡觉!!!!!”克林特咆哮。


 


彩蛋四:


       成年的托尼·斯塔克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着盔甲躺在床上,他身边是穿着作战服的美国队长。


       “天啊,他们是什么意思,给盔甲盖上米老鼠的被子?”


       史蒂夫揉着脸被他吵醒了。咕哝了一句。


       托尼没忍住,问:“你说什么?”


       “做了个怪梦……”他说到一半清醒了,结结巴巴道,“呃,我去看看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在小巷子里打外星人吗?”


       他落荒而逃,刚打开门就顿住了。


       托尔特别自然地坐在一堆碎石的顶端,披风随风高高扬起,他举起了一张披萨:“嘿,队长,你们醒了!”


       “要来参加我们的童年趣事交流会吗?星期五正给我们念童话故事。”克林特嚼着小甜饼说,“……对了,故事叫什么名字?”


       “《狮子,女巫和魔法柜》。”娜塔莎边说边欣赏手机里两个孩子各种姿势的照片。


       “嘘,”旺达专注地望着并不存在的天花板,“马上就要讲到他们从柜子里出来了。”


 


彩蛋五:


       史蒂夫冷静地关上门,把冷风挡在门外。


       托尼握着不知道谁放在床头的手机不知所措。


       “托尼,”史蒂夫露出深思的表情,转过身来诚恳地问,“如果我在你生日之前回家……你会原谅我吗?”


FIN

评论
热度(635)
 
 
 
 
 
 
 
 
 
© 耶梦加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