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回去了 HE短文 突然变的有些灵异风

3、峰巡,大关周(还是那句话,没看过原著,电视剧也没仔细看,OOC)

可以配合《对不起》混合使用。有原创人物。

周巡是在长丰支队的队长办公室醒来的。他对于现在的所在地,现在的情况很是迷惘。他对于自己的记忆留在了自己和犯人一起从楼上摔下去的时候。

但是现在他坐在自己熟悉又陌生的位置上。办公室还是五年前他离开的样子,周巡知道,这里不是他的长丰支队的办公室。

一个人推门进来。是一个红色衣服黑色长发的男孩,男孩长得不高,1米5左右,一张娃娃脸。双眼被白色的布条遮住了。

“你是谁?”周巡问道。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现在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回答。”男孩转向周巡,周巡皱了皱眉没有说话。男孩子拉开周巡对面的椅子坐下,并且指了指周巡身后的椅子示意周巡坐下说话。

“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问了啊?”男孩抬头看着周巡。

“我有选择吗?”周巡拉过椅子坐好。

“有的,我可以等你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再跟你聊聊,反正这里只有我们。”男孩子说道,但是还是认真的翻开了自己手里的书,拧开了钢笔。

“你问吧。”周巡自暴自弃的说道。

“我的问题很简单,你只要回答我是或是不是就好了。”男孩子将书放在桌子上,钢笔抵在纸上。

“知道了。”周巡向后靠在椅子靠背上。

“你叫周巡,今年41岁,住址是长丰区罗家里6号楼901。你是土生土长的津港人,家庭成员只有你自己一个人,你父亲两年前过世的。我说的对吗?”男孩子认真的将自己说过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在书上。

“是。”周巡挑起眉毛,这些问题是警察在审讯的时候会问的。

“你和你父亲的关系并不好,尤其是五年前你当众出柜之后,你父亲就再也没让你回过家,对吧。”

“是。”

“你跟关宏峰是认识的,认识了大约21年,暗恋10年,交往1年,后因2.13灭门案分手。在2.13结束之后你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回到了交往的状态,只是达到了朋友以上,恋人以下的关系,准确来讲是……”男孩子突然没有继续说。

“pao(四声)you(三声)”周巡说道。

“啊对。”男孩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才多大啊,就来问这些。”周巡看着男孩子说道,“未成年人禁止开车的。”

“…我成年了,只是看着小,变的小一点,可以让你不那么紧张。”男孩子尴尬的揉了揉长发说道,“对了,你想抽烟吗?我记得你喜欢抽烟是吧,你左手边的第一个抽屉里有一条烟,是你喜欢的牌子。”

“戒了。”周巡说道。

“那我继续了。刚才我说的都是事实吗?!呃…你不用跟我说谎,说谎了我也知道,没说谎我也知道。”男孩子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

“是真的,没错。你问这些干什么?”周巡问道。

“因为一些原因,我弄丢了你的档案,这时候正在重新归档。”男孩子合上钢笔说道。

“…我的档案?”周巡看着男孩子不明白的问道。

“对的,具体情况不能跟你说明,不好意思。”男孩子说道,“最后我有几个私人问题想问你。”

“…问吧。”周巡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们换个地方。”男孩子笑着敲敲桌子,整个屋子变换了模样,周巡和男孩并肩坐在了会议室里,会议室的椅子只有两个人坐着的两把椅子,整个会议室只剩下了投影仪和桌子还是周巡记忆中的模样。“你已经在ICU躺了十五天了,这是你第四次被推入抢救室,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很多次了,但是关宏峰从来没有来看过你。”男孩子手一挥将关宏峰自从周巡住院之后的所有活动都一点一点的展现在显示屏的分屏幕上。

“你想说什么?”周巡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关宏峰问道。

“第一,2.13灭门案你是被分手的,关宏峰走了,你有没有怨关宏峰?!他离开之后理由,只是跟你发了一条,'周巡我们分手吧,不要来找我了'的短息,你不怨吗?那一段时间是你最茫然的时候吧,自己身为牧羊犬,羊不仅死了还死了一窝,你最爱的人甚至没有任何理由的就和你分手了,你有没有怨过?”男孩看着聚精会神的看着关宏峰一举一动的周巡问道。

“怨过吧,虽然我升职了,但是从所有方面上来讲我是爱情事业双失败。但是我理解老关,如果我弟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会离开的。人总不能总想着自己吧。”周巡笑着说道。

“第二,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关宏宇假扮关宏峰回到了长丰支队?你只是不愿意承认,最后事实摆在面前了才不得不承认的?你不憎吗?”男孩又问。

“憎恨到是不至于,但是真的就像我说的,当时只是觉得十五年了,抛去刚认识的五年,我们相爱了十年,啊不,准确来讲是我单恋了十年,我发现,我根本没有认清关宏峰这个人,甚至连认识都不敢说。大概只是失望罢了。”

“但是你还是爱他,甚至是那天你出柜之后他对你的视而不见也好,你离开的五年从来没跟你联系过也好,你依然还是爱他的。”男孩子回过头看着屏幕中周巡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医生下了最后的断言。

“是的,甚至是现在,我知道了他从来没来见过我一次,我也依旧爱他。有人不是说过吗?先爱上的人是输,一个人这一辈子能有多少个二十年,我已经41了,如果我的生命真的像医生说的活不了那么久了,我也只能说,我遇见关宏峰之后我就已经输了,输了整整半辈子。”周巡笑着说道。

“最后,我想知道,你出柜的时候是想着逼关宏峰承认你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你累了不想再坚持下去了?”男孩子问道。

“都有吧。”周巡说,“就像西方那些婚礼的誓词一样,我觉得爱就是两个人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能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无论是老关还是我都有过逆境,一开始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在他身边,但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出柜,可能就是我的一个决心吧。我也承认我想知道关宏峰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的一个态度。”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出柜了,别人的眼光会是什么样的?要知道在天朝最看不起的就是同性恋。”男孩说道,“不仅看不起,甚至会有很多的困难等着你,我在这里见过很多人,很多人都是在出柜之后被各种各样的情况逼死的。很少有像你这样的,出柜了却坦然面对生活,认真活下去的。要知道再多的荣誉,再多的奖励,救再多的人都比不过别人的一句,他是个同性恋。”男孩子说道。

“想过,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他不想承认我们的关系,不想承认我们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我们的缘分可能在五年前就到头了。”周巡看着屏幕上周舒桐和关宏峰说话的样子说道。

“为了这么一个缩头乌龟,值得吗?放弃了大好的前程,你放弃了太多了。”男孩子说道。

“…也许不值得吧,但是谁让我喜欢他那?!”周巡笑着看着关宏峰带着外衣离开长丰支队,看着他来到医院,轻轻的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

男孩播放的影像都是没有声音的,准确的来讲是影像的声音都很小小的根本听不清楚那些人在说什么。

但是关宏峰的声音突然响起,把男孩也吓了一跳。“周巡,五年了,我想清楚了,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行么?”

“重新开始?”周巡重复着关宏峰的话笑了,笑的眼泪都留了出来。

“他是认真的,能传到这里的声音都带着那个人最真挚的感情。然后由感情的强弱来播放声音的大小。他的声音传出来每个字都是清晰的,这么多年了,他是我见过的感情最真挚的一个人。”男孩子突然笑着说道,“给他一个机会吧,回去吧,周巡。”

“回去?”周巡看着关宏峰迷惘的眨了眨双眼。

“对啊,回去,至少还有他在等你,虽然他是个缩头乌龟,是个孬的,是个棒槌,但是至少他承认了自己的感情,他是真的想和你重新开始,给他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他不把握好,就杀了他。”男孩一边说,一边咧开一个危险的笑容,“…你可以考虑一下。想好了,可以叫我,对了我叫承乾,李承乾。”说完男孩子就消失在了房间里。只留周巡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屏幕。

屏幕那边过了五天,而屏幕这边的周巡没有一点对于时间流逝的感觉。最后周巡笑着叫了男孩的名字:“李承乾。”话音未落,男孩就出现在了周巡边上的座位上,依旧是那个样子,红色的衣服,黑色的长发和布条遮住的眼睛。

“决定了吗?”男孩看着周巡问道。

“嗯。”周巡应道,“我该回去了。”

评论(10)
热度(21)
 
 
 
 
 
 
 
 
 
© 耶梦加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