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 HE短文

2、峰巡,大关周(还是那句话,没看过原著,电视剧也没仔细看,OOC)

注:2.13大案之后关周在一起了。ICU的事情是我编的,不接受任何辩论。

2.13大案结束之后,关宏峰官复原职,周巡从支队长变成了副支队长,周巡的日子一下子闲了不少,于是所有的亲戚开始为周巡张罗女朋友的事情,在周巡被拉出去第三十八次相亲的时候,周巡当着所有人的面出柜了。

出柜的后果很严重,甚至局长都表示周巡,你还是去派出所待几天,等这件风波过去的时候再回来。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周巡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周巡走的那一天长丰支队所有人都给周巡送了行,只有关宏峰不在。周巡散了所有来送行的人,只有高亚楠还站在支队门口和周巡站在一起,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那里。

周巡和高亚楠自从在周巡出柜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关宏峰,周巡以为他要走了那个人至少回来送一下,但是周巡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那个人,高亚楠站在他边上,至少缓解了周巡一个人站在那里的尴尬。

又过了大约三十分钟的时间,高亚楠的手机响了,是关宏峰的电话,只是例行公事的告诉高亚楠要出警了,在挂电话之前高亚楠问:“周巡在,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

“让他,走吧。”关宏峰冷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来,高亚楠尴尬的张口想说什么,但是对方已经挂断了。

“那我先走了。”周巡对于关宏峰说的那四个字听得很清楚,周巡将嘴里的烟掐灭,跟高亚楠说完就离开了。

高亚楠看着周巡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支队,出了任务。

之后的生活,周巡在派出所碌碌无为,关宏峰在长丰风生水起。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过去了。长丰支队的人认为事情已经过去了,所有人都以为周巡该回来了,周舒桐甚至去派出所找过周巡谈过回去的事情,其实回去很简单,只要顾局点头就行,顾局也有想把周巡调回来的意思,只要关宏峰跟顾局说一声打一份报告,周巡就可以回来,周舒桐对于这件事是十分乐观的,但是周巡对于这件事只是笑了笑没有任何表示。

周舒桐问过高亚楠为什么关老师不提将周巡调回来的事情?而高亚楠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关宏峰没有提过任何有关周巡的事情,顾局也没有任何理由将周巡调回来。很多新人都不知道有周巡这个人。

第五年的时候出了一个袭警的罪犯。长丰支队很快的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但是最后罪犯不是被长丰支队抓到的,那个人是被周巡抓到的,准确来讲是犯人在袭击别人的时候遇见了周巡,两人在搏斗的时候两人一起从楼上翻了下去,罪犯当场死亡,周巡被送进了ICU。

在那件事过去了五年之后所有长丰支队的人集体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前队长。

ICU外,医生都在讨论周巡,说很多次他们都以为周巡抗不过去。但是周巡挨过来了。高亚楠嘲讽的笑了笑,那个人还活着,周巡怎么舍得死。高亚楠看着周巡的病例,周巡身体内部多出脏器受损,高亚楠看着周巡的病例只是叹了口气。

周巡在ICU躺了十天,十天里,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不下十个,抢救了三次。整个长丰支队的老人,都来看过周巡,甚至关宏宇都带着饕餮来看过周巡,但是关宏峰却从来没来过,甚至在听说周巡受伤了之后连一点反应都没有。高亚楠不明白,关宏峰是绝情到了什么地步,周巡都这样了也没来看过他,就算没有过恋人的关系,哪怕是师徒关系也应该来看看吧,难道真的像周巡说的,他们在一起的十五年,周巡没有交下关宏峰这个朋友?高亚楠不明白,十五年的时间哪怕是焐着一块石头也该焐热乎了,但是关宏峰却没有一点表示。但是高亚楠转念一想,2.13的时候关宏峰都能冷静的拉自己弟弟顶罪,更何况是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徒弟。

日子还是正常的过,在周巡在ICU呆了第十五天的时候,第四次抢救。医生发话了,希望家属做好最坏的结果。如果两天之内再次抢救,周巡可能就不能活着下手术台。

所有人都茫然的看着医生。作为法医的高亚楠最明白医生的意思,进入ICU的病人只有两条路,脱离危险期活着出ICU,没熬过危险期,死着出ICU。

“不能对我哥说。”关宏宇说道,“我哥肯定会说不救了。”

高亚楠拍了拍关宏宇的肩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最后所有人商量了一下,顾局说所有人都没有关宏峰更有资格做最后决定,最后周舒桐被所有人推出来去将周巡的事情和关宏峰说。

关宏峰看着手上的卷宗,周舒桐犹豫的将医生的话转达给了关宏峰。关宏峰只是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周舒桐转身出去之后关宏峰将卷宗合上了,整个卷宗写了什么,在周舒桐说了周巡的情况之后,关宏峰再也没看进去过一个字。

关宏峰的手机里留着周巡和他两人交往之后的所有短信。最后一条短信,是周巡发的,在五年前,周巡问:“老关,在你眼里咱们是什么关系?”其实关宏峰也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和周巡之间的关系:师徒?不像,从没有见过关系处成这样的师徒。同事?不像没有那么生疏。朋友?更不是关宏峰亲自否定过这个关系。恋人?也许也不是,因为告白是周巡告白的,关宏峰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有个恋人所以接受了周巡,在周巡出柜的时候关宏峰却没有任何表示,看着周巡离开长丰支队,离开了自己的生活。

按照关宏峰对于周巡的了解,周巡那天在送别后直接离开长丰就是为了等他这个答案,但是关宏峰却说:“让他,走吧。”

关宏峰其实逃避了这个问题,但是在周巡那,关宏峰是否定了两个人的所有关系。

关宏峰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关宏峰叹了一口气,拎起自己的大衣,出门向着医院的方向去了。

周巡离开的这五年来,这是关宏峰第一次见到周巡,周巡躺在ICU的病床上,在征得了医生同意之后关宏峰进了ICU。

五年不见周巡瘦了,黑眼圈重了。关宏峰突然觉得心疼,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狼狈的周巡,哪怕是五年前关宏峰让周巡离开,周巡也没有这么狼狈。看着周巡苍白又狼狈的样子。关宏峰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疼痛冲淡。

“周巡,五年了,我想清楚了,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行么?”关宏峰犹豫了一下轻轻的在周巡耳边说道。

让你等了五年,对不起,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偿还你这五年。让你等了这么久,对不起,让我用以后的日子偿还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亲口对你说一声我爱你,亲口说一声对不起。

评论(26)
热度(32)
 
 
 
 
 
 
 
 
 
© 耶梦加得 | Powered by LOFTER